神农大讲堂2016年第1期-郭光灿 激扬人生 品味科学
更新日期:2016-04-28 点击数:
 

    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的郭老师现任中国光学会理事长,中国密码协会量子密码专业委员会主任,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郭光灿老师同他的研究生提出的量子比特编码原理代替量子克隆原理,在国际上引起很大反响。郭老师在2001年中获中科院自然科学二等奖,03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同年获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06年获安徽省自然科学一等奖,07年获安徽省重大科技进步奖,2013当选CCTV科技创新人物,并获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技术发明奖一等奖,2014年获安徽省科技奖一等奖和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并且郭老师先后培养了近百名博士,其中五人获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奖,四位被国家基金委评为杰青,四位被评为优青,三人获得中国青年科技奖。那么接下来郭光灿老师就将给大家带来一场名为“激扬人生,品味科学”的讲座,那本次神农大讲堂共分为两个环节,第一环节为郭光灿老师的讲座,第二环节就是现场互动。那各位老师和同学们可以就自己关心的问题向郭老师进行提问,那么下面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郭老师。

    啊,很高兴能到安农来报告,我是第一次到安徽农学院来,尽管我1970年就到我们合肥了,但是呢还没机会来,这次呢,非常感谢我们蒋校长的邀请,大家都知道蒋校长是原来科大的宣传部部长,在我们科大,他虽然调来三个月,但我们还很怀念他,文章写的特别好,对我们实验从事的量子信息的工作的帮助很大,给我介绍了很多记者来采访我,所以他在科大声誉很好,所以大家都舍不得他到安农来,非常好的人才输到安农来,那么我们也很高兴和安农建立更友好的关系,当蒋校长给我打电话要我到安农来做一场报告,第一个,他的要求我不能拒绝对吧,第二个呢,我也发愁,我搞得是量子信息,是物理的,然后跟你们的专业呢差距比较大,我讲什么呢,我讲科普报告,讲量子信息,可能多数人都听不进去,所以也不一定有兴趣,后来就说,我讲一个我是怎么搞科研的,我从几十年的科研的成长过程是有什么体会,那这个体会呢又跟你们不一样,有两点不一样,第一个,我所处的年代时代我的环境跟你们不一样,你们现在的环境条件跟我完全不同,第二个,专业不同,所以呢,这次讲的内容对你们有没有帮助,我讲的如果没有任何帮助就很对不起大家,后来想一想呢说,人生呢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对不对,但是呢,人生的道路有很多共性的东西,所以你从我的报告当中如果能有一点点的对你的未来有启发,那就值得来做这场报告,所以我就来了,那么我呢也没有写PPT,也不写演讲稿,我把我真实的情况我真实的故事告诉你,我是怎么过来的,然后从中你能体会到一些什么就是个人有各人的看法,各人的品味不同,然后最后呢希望跟大家有个交流你们有什么问题我能回答的尽量回答。

    我本人你听我的声音就知道我是福建人,对不对啊。福建泉州旁边一个靠海边的一个彝乡,所以我家是彝门出身。贫穷的一个家庭出身,我兄弟三个,我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我母亲一个人,母亲是一个文盲,但是她很有眼光,她让我们三个兄弟念书,大哥念到小学,二哥念到大专,我是老三,我运气最好,念到大学,所以我的运气比他们都好。那么我很喜欢念书,所以我中学的时候,考到泉州最好的中学,泉州五中,初中毕业以后免考推荐到高中,高中念了两年,就高中毕业,大学就考第一志愿,当时是做留苏预备班,到苏联留学,后来中苏关系紧张,到苏联过不去,所以我就到了科技大学,科技大学60年进校,六年毕业,毕业以后就留在科大,然后一直到现在还在科大,这是我很简单的一个简历,所以到16年我是毕业五十年,正好五十年。大学的时候提出一个口号,要健康的为党工作五十年,我们做到了,所以很高兴我们五十年还能健康的做一点事,这五十年,实际上前十五年是文化大革命,几乎我们什么都没做,后来三十五年才真正做事,就是这三十五年,所以后面要讲的故事就是这三十五年,后面三十五年我做了什么事,文化革命当时是什么都不能做,文化革命结束以后,那么该做什么,我们该选择什么去搞科研,对我来说,那时候很年轻刚毕业,那这个课题,当时我是搞激光的,激光当时有氦氖激光,二氧化碳激光,还有氩离子激光国内所有搞激光的都是这三种激光中的一种,后来我就想我不搞这大家都做的,我想另外一种,叫半振子激光,这紫外激光可以用来检验癌细胞,国内的空白,我们就选这个课题,做也做成了,做的还得到了全国科技大会奖,现在想那个奖是非常的粗糙,就是填补国内的空白而已,其实是科学的量变,那算不了什么。到后来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文化革命以后,到1978年我们国家搞一个叫科学的春天,那时我很兴奋,我以为我们国家的科学要大发展了,但过了几年以后,我发现不是,为什么,当时经济非常落后百废待兴,根本没有科研机会,根本不可能做,你要做激光器,你要做一个什么项目,你要先把激光器做出来然后再做什么,所以当时搞科研说如果你想吃红烧肉,你要先养猪,你要从养猪开始做红烧肉,所以在那种气氛下,我就为此问自己,你应该选一个什么题目不受这个影响,那就搞理论,只有搞理论不受经济条件,所以我当时搞一个理论课题,不搞实验实际上没有钱,也没有那个条件,不可能有突破,选什么理论,激光的理论基本上很成熟,经典理论多亏他成熟,所有人都认为经典理论就足以把激光的所有物理过程描述清楚了,但是我不跟他们走,我就选了个量子理论,叫量子光学,量子光学是什么呢,是用量子理论来研究光学问题,量子理论和经典理论完全不同,他非常奇怪,有门课叫量子力学,我就想把量子理论用在光学理论中会有什么新的现象,我相信是非常奇怪的,为什么非常奇怪呢?我在大学里面量子力学是最难学的,我们年级有二百多人,然后三年级学量子力学,学完以后,分班照相,所有人都愁眉苦脸,为什么呢?量子力学有一半人不及格,所以大家觉得很难很难。

    我这一想,国内所有人都反对。物理所、光机所所有搞光学牛的那些单位不断大笑,大家认为这个领域,没什么好搞的。激光搞清楚了,你搞个量子没有意义,包括有一个很牛的、差一点儿得诺贝尔奖的一个搞激光的科学家到了中国来,他们有物理所的老师跟他们讲量子老师怎么样?他说量子?不要搞,没有什么意义,然后他们就一派反对。所以这是我搞科研的第一次当少数派,但是我还是坚持搞量子光学。然后搞完了以后呢,就是,这个有很多东西,到了1981年我考上出国去访问的两个人,到了国外一看,量子光学在国外已经非常红火了,人家已经搞了二十年了,我们国内还一点声音都没有,没有人搞,而且大家还认为不需要,所以呢就坚定了我要搞下去的这种信心。所以那时候搞我们已经落后人家二十年了,你想文化革命当中我们对国外发展的那些全都不了解,他们国外发展的情况都不清楚,所以我们国内的科学家自己以为我已经搞的很对了,实际上你落后人家很多。那时候我在国外听到这样一些消息,然后到了83年回国。回国以前呢,参加一个世界上第五届世界量子光学会,这个会上呢就有三四个中国人,五六个中国人,在来参加会,都是访问生,还有研究生大概,其中有一个特殊的人物就是邓小平的儿子,邓小平最小的儿子就在那个会,叫洛塔斯的大学。他在那里研读博士生,那天晚上我们几个中国人就到他家里去聊天,聊到半夜两点,聊什么呢?聊到国外的量子光学已经发展在前了,而国内还是一片空白,我们这些年轻人回国以后一定要把国内的量子光学搞起来,那时是年轻嘛,气盛,所以有这么一股劲儿。然后呢,就商量好了,我们谁回国,谁要先把国内的量子光学队伍组织起来。83年我回国,我是这里当中第一个回国的。第一个回国呢,我就做一件事,就是把这样一个队伍,我要把国内量子光学的队伍建立起来。当时,80年代,开个会是很不容易的。有时候你不是正式开,是可以合作的,所以困难会很多,也没有经费。我好不容易从我们学校那个校领导那里拿到2000块钱,然后就到安徽的这个琅琊市醉翁亭那个山上,开了个第一届量子光学学术会。来了30多个都是老师,多数人不知道量子光学是干什么的,几乎没有人懂。但是他们对什么量子光学还有兴趣就来参加,那是国内第一次量子光学会议,1984年。那些多数不懂量子的但是量子还是在中国第一次开始,到了现在,后来咱们每年开一次,每年开一次,到了现在,每一届量子光学的会议有多少人呢,大概有400多人,所以这个量子光学的队伍就起来了。为什么队伍起来了,后来证明量子光学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科,所以这是我第一次当少数派,就是前史之鉴。那么我回来以后,既然少数派要把中国的量子光学发展起来,那必须从零开始,所以我做了几件事。第一个我开了会,然后编写了量子光学的第一本教科书,然后高等教务出版社出版了。我们研究生开始第一个搞量子光学的课,到大学我去上课去,就是培养研究生,也做研究但是主要培养研究生,所以到现在,我们说出来以后,现在国内量子光学这个研究领域的主要骨干大部分是我当时培养的,他们已经成为骨干了。所以量子光学后来发展的非常的快。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很关键的问题,量子光学已经落后二十年了,你怎么能够超过国外,你只能盯着人家走,那么你如何超越呢?这是我当时那个阶段思考的主要问题,思考这个问题在一边培养研究生,一边做科研,后来到了90年代初,有一个机会来了,什么机会呢?是量子信息,这个名词在国际刊物上刚刚起来,它是用量子的理论来做信息科学的问题,这叫量子信息,是个交叉的。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量子光学理论,所以我们所积累的那个以前所积累的量子光学的基础理论就可以用到信息来。当时国际上还刚刚萌芽,没有多少人重视,文章也不多,我就看到了这个肯定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方向,既然量子光学落后了人家二十多年,量子信息刚开始,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就抓住这个机会,参加进去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我就有机会超过你们,这是我当时的一个想法。

 

    可是我们对信息非常不了解,这个,很不了解,因为国人几乎没有听到这个,世界上都很少人听到。那么,信息,工作量子信息,经典信息我们都不懂。当时怎么办呢,我就把我的研究生都组织起来,请我们信息院的老师来上课,你给我讲经典信息理论。讲了一个下午,讲完还是听不懂,你就把最经典的那本书告诉我。我们把这个书,英文书,分成一半,然后一章一章给学生,一个人看一章。看一个月以后,每个人讲一章,每个人讲一章,就这样,滚来滚去,我们把经典信息搞的基本上清楚,然后再选量子信息做什么。当时,就做什么,我们选了第一个题目,叫量子编码。这件事情,国外也做了两年了。做编码是什么意思呢?如果信息有错,你怎么纠正?那么,国际上说,如果有一个信息错了你要把它纠正过来,你得用十一个比配来编一个比配,后来又有人说,还用十一个,九个就行。后来还有英国的人说,七个就行。最后一个人说,起码有五个才能编。所以,最后的极限是,起码要五个才能编一个比配就能够纠错。这个事情好像就是到了一个极限了,所以我的那个研究生呢,后来很牛的一个研究生,他就说,郭老师啊,人家都做完啦,做到五个啦,你再做不下去啦,绝对没什么好做的。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说不会,量子信息刚开始,刚开始的一个学科,都有一个特点,它的问题很多,那么,你只要好好去找,到处都是房间,你就去挖吧。就是看不到,你看到的每一个都是重大的问题。所以在一个学科的生长期,二类的科学家可以做一类的成果。如果,一个学科已经很成熟了,都变成冷门了,那一类的科学家也只能做二流的成果。所以当时我晓得,量子信息就是我们的信息出口。这肯定可以突破,这是我们超越的一个好机会,但是,国内几乎没人赞同。几乎没有人同意,这个就我们一家在做。那么,这时候出现问题了,就是我拿不到钱了,因为没有人支持你,没有人知道这是可以开发的,所以我要拿经费就非常难。那就在这艰难坐冷板凳的这五六年当中,我们做出三个非常重要的成果。一个是避错编码,一种深型的编码,一个是概率克隆。这两个在国外影响很大。然后我有一个马里兰的教授是我的好朋友,他回国的时候说,"那个时候我在国际会上,所有人都问我,G.C.Guo是谁"。我说是我的好朋友啊。他没有想到中国人能够做出这种水平的文章,所以,这两篇呢,是我们国内,是这个领域最好在国际上的最好的刊物上最好的前两篇。第三篇PRL的文章就是举出一个方块,这个方块呢,法国的一个科学家就在实验室把它做出来了,后来给我发了一个E-mail:"恭喜你,我们在实验上把你的理论方案做出来了"。这个科学家到了2012年,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奖。就是他,实际上他当初用我们的理论做了一个很需要的工作。这个是我们在量子信息初期的基础研究。做基础研究以后你要做大,做实验,你必须要有经费。可我到处找经费,没有人给我。甚至我们学校呢,有一帮物理界的比我老的物理学家,就是上物理课已经上的很长了,他们联名写信给校长,说郭光灿搞的这个量子信息是伪科学,他说伪科学,但是我不知道,这是后来十年以后,当时我们的那个校长,他说:"我看见的,他确有其事"。他们那些老教授就是说我搞伪科学。但是幸好,科大还不错,伪科学是伪科学,但是科大不支持你就是了,但是他没有叫你不能搞。如果一个政治比较严明的人,做事不自由的人,那你伪科学不能搞。那你就惨了,对不对,那你就限制住。幸好,我也不知道有人做伪科学。学校不支持我,但也没有阻碍我。

    我真的很高兴,我说我的第二个主要事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真的很有用,量子计算机,可以代替现在的计算机做的非常好,量子密码可以绝对安全保密。我说这个就是未来很有用的一个技术研究。所以我很高兴的赶快写了第一份申请书送去申请,当时申请不像现在这么自由,要先通过我们主管部门科学院通过才能报到科技部。然后呢,送上去以后就没有音讯了。科学院的那边的信息领域的专家在第一步就枪毙掉了,什么量子信息,经典信息还没有搞完呢。就扔到垃圾桶里了,就再也找不到了,就没有音讯了。大伙没放弃,第二年就又申请,连着三年,全部枪毙掉,不允许我搞。这个时候我就很纳闷,这么好的项目你们都不支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么后来我心想他们都不了解,他们不了解量子信息做什么,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就转到搞科普。我先搞科普,搞宣传,把这个学科的价值意义先告诉他们,让他们明白我,来支持我。我就冒着这种障碍,通过物理的那个科普刊物,连出四、五篇量子信息,一个一个量子计算机,量子密码,一个科普系列搞出来。这个系列在教室当中科研当中名气很大,得到了很大的反响,很多人呼应这个作为系列交给学生。但是它还是没有影响到能直接给我钱的那种程度。那么很重要,他不给你钱,你一点也没有办法,尤其那些专家不理你,你没有办法。后来我决定参加开一个会,叫香山会。香山会是科技日组织的一个前沿科学会。我就说我来申请一个香山会宣传量子信息让国内的科学家了解量子信息是什么,但是呢,我当时才是一个副教授,我不被理会,根本没有人会理我。所以我必须找一个牛人,他来组织这个会,那影响就会大一些,我第一个想到谁,我想到钱学森,钱学森是最牛的。但是当时我还年轻,也不太懂,对于观察什么的都不太懂,我就一个想法。我就给钱学森写了一封信,我说量子信息怎么怎么重要,我说现在中国呢,应该向当初搞两弹一星的那种办法集中国家的力量来攻关,我们就有希望超过国外。然后呢,过了不久钱学森给我回信了,他回信以后说:“你的意见很对。”但是呢,我希望他来做香山会的主席,我说你能不能出面来做这件事,你的影响很大,你要是当了会议主席,我们就有戏了,我们这个东西就能推出去了。然后他给我回信说,“我现在就坐在轮椅上,天天坐在轮椅上,我怎么能去当那个主席呢,所以当不了。”但是他对这件事很支持。后来没办法了,我又找了第二个,正好是光学协会理事长,当时理事长叫王大珩,那是我们光学会的泰斗,当然现在不好意思,现在理事长是我,当时是他。我们当时那个泰斗,然后他到我们科大来,我就找他去,我就跟他讲量子信息怎么怎么重要。王大珩先生本来搞的是光学仪器,他是两弹一星的功臣,这两弹一星的光学仪器是他做的。老先生虽然搞经典仪器,但他的思维非常敏感,他一听见量子信息他马上支持,说很好,这个一定要,这是新兴的学科,一定要在我们中国这片森林兴起起来,我们应该在我们中国这个领域用我们的力量。我说呢,我来开个香山会,你来当主席。他就答应了,同意了下来。他来当主席,所以香山会就是由王大珩先生来做主席,我呢,当会议的主讲,主讲就是整个主题报告是我的,然后我去讲,讲量子信息怎么重要。那次会议上,我们把没有搞量子信息的范围都找来,能找到找来。那是朱丽兰是科技部部长,她看见香山会的这个名字,她非常高兴,她立刻决定香山会是要支持的一个会,所以那次会议还比较成功。会议上争得很厉害,有的人说这个量子信息搞不成,有的人说搞的成,但不管怎样,已经产生了影响。这个影响之大在后面,什么后面呢,后来正好香山会五周年,这个主席会的张涛先生比较识货,他在五周年的庆祝会上,安排了十几个专题报告。参加的科技部部长,科学院长,那个教育部部长啊,大人物都到了,到香山会来开会来庆祝这个五周年。

    然后就把我的也作为一个交的报告放上去,报告18个报告,前17各都是院士,我是一个无名之辈,放到18,第18个,最后一个。但是我报告,引起的反响非常大。因为我讲的内容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说暗示他跟我吵架,暗示他我有错嘛等等等等,什么量子纠缠这些名词,从来没有听说过,所以那个反响非常大,最大的反响是,当时的科校的副院长是白春礼,现在已经是院长,当时是98年,他正搞科献搞创新工程。然后呢,他听了会,听了我报告以后,不知道我是谁,我不说我是无名之辈嘛。他说这报告人是谁啊。旁边有个人说,这是我们科大的,我们科大郭光灿。哦,他知道,他就站在门口等我,开完会我出来,拉着我跟他一块吃饭,聊天,说你这个内容正好是我们科技院创新工程要支持的项目。他就说,我就很高兴啦,院长主持,主持创新工程的,要支持我,我当然想这回有门了,是吧,但是他说,你最好不要在合肥搞,合肥搞不出来的。你到北京来吧。到北京到哪儿去呢。我想又不对头,到北京没有戏,所以说我跟他也说过我不想离开合肥这个基地,我这个基地还筑的很好,当然我也不想离开,我不想去,所以我就跟他说不过去了,所以我还是两手空空,什么钱都没有了,所以还是没有钱,没有钱你就做不了实验,做不了实验就没有产生影响。这种学科,只有做实验,才有重大的影响,光靠理论是不行的。所以我一定要有经费,没有经费就做不了实验。后来又有个机会来了,是因为我一个在争取,一个在努力,挡回来,我还不断在努力,所以不断在努力,但我也在寻找机会,有一个机会来了,是一个消息,有一个五号院里的叶老师,他说史蒂文舒得诺贝尔奖,那时罗永强科学院长参加会,去听,到那儿去颁奖,到会场,作为嘉宾去听他报告,史蒂文舒讲得诺贝尔奖有好多好多用处,还可以做量子计算机,罗永强第一次听量子计算机这个词,回国以后他就问周边的人,说什么是量子计算机。我们国的谁在搞量子计算机。旁边有人在说,科大郭光灿在搞量子计算机。他就跟他讲,讲完了也就过去了,可能我还是那句话嘛,我是无名之辈,他不知道我是谁,所以也就不找我了。但是叶老师把这信息告诉我了。这个我觉得,机会来了,我就给罗永强写了一封信,说量子计算机怎么怎么重要。科学院应该搞这个我给它宣传一下。我也没见过罗永强,确实,他也没见过我。我没想到过了两三天以后,罗永强把这封信批,批给了高技术的局长叫桂文章,桂文章带着副局长,处长坐着火车,到合肥来,到了科大我们那个专家楼一坐,马上就打电话,我叫桂文章,你是不是郭光灿,你今天晚上就到那个,晚上你就到我宾馆来。我都不知道桂文章是谁,我对官场一概不了解因为书生嘛,什么都不懂,然后呢,就找他。然后他是马里兰的软件毕业的博士生,他当了局长以后,他对这个工作很敏感,我给他宣传以后,他马上明白,他第二天他就坐火车回去了,你赶快把你要的内容,你需要什么东西和你做的什么,你们做的什么工作,你发一个传真给我,第二天发给他,发给他以后,我当时实在没有钱,经费一点都没有了,因为基金委啊,规定两个项目同时申请不能到钱,我那时98年,就一分钱没有,我给他提供材料以后给他了附了一个条。我今年一分钱没有,你能不能资助我一点钱,然后呵呵呵向他要钱,要钱然后他说我的权力,最多五万块钱,你就写一个报告,我给你五万块钱,这是第一笔给我的钱,就是五万块钱。

    局长还是有权利的,为什么大家都要当官呢?当官真的有钱的,然后呢,你要给谁就给谁,当然我在那里没有什么认得的,他纯粹是看上你这个领域他说这个确实是够得,他说这个是有前途的,我要支持你。怎么支持呢?他说你给我点钱,我来干!当然给你一点钱也不行,钱用完还得申请。所以他给吴永全打了一个报告,说给郭光灿校内建一个实验室,在科大校级然后参加科技院重点实验室的评估。那个,我没有资格参加科技院重点实验室,还有国家重点实验室也有这个评估,那我是校级的这个就破格让我去评估。评估达到一等奖就有一大笔钱拨给你,二等奖就少一点,三等奖没有钱,四等奖更没有。然后我呢,破格以后去申请,还正好碰上了专家的指拨还得了第一名,一等奖,从那以后,每年有一个固定的70万的经费就给我了,这个就算我从科技院拿到真正得到支持的重要的一笔钱,这个钱很重要,我就开始做实验。究竟我要做什么实验有效?我就想了量子密码,量子密码是用量子力学的办法来做密码,它的好处呢,可以比现在的密码要安全。所以它可以从理论上做绝对不可破译,不可窃取的保密通讯工具。他就用一个光子是最简单的,是量子世界最简单的一种,那这个##的可以用。我就选这个题目,然后组织队友开始拿着70万块钱开始一点一点的做这个密码,跟着后面就做下去了。这是我这个第一笔钱呢就是罗永强这个,讯息给我,导致这么来的,但是到这点钱还不够,所以我还继续申请,那到第四年,我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那到了01年,我申请到了量子世界的第一个公开项目,2500万,我这四年当中经常就

背着那个破的电脑来回地到专家那答辩,答辩完了挨了一顿批,回来修改再修改答辩还是没有上,最后一次上了,还是在多方交谈会上说这个非常重要,然后我们上去,2500万,很好,回来以后,我想,这是我自己,按我们想像的做,这是你努力的,当然应该是现在我们来承担这个2500万,但是我当时想,量子世界刚开始,如果要在国际上有位置的话,必须要有真正的能力,绝对不能光靠我们一个单位,我们必须让国内更多单位投入到量子信息里面来,所以这个项目呢,我就组织国内50个科学家十几个单位,他们没有做量子信息,我就让他们做量子信息,然后把他们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事就组织起来了。这个队伍搞了5年以后,成果非常好,培养了人。这个队伍呢到现在为止,诞生了5个院士十几个973所专家就是我这个队伍里面长出来的,正好是这个人才使我们现在国家量子信息发展的非常快,这些人,所以我当时没有很自私说我拿到钱了就我自己,自己做,不管别人,没有,我认为这步我走对了。只有整个国家起来了,你,才能起的更好。主要我们现在还在国内挑头,还在前面,但是有很多都架起来了,这个我认为如果说我的贡献是这个,人才培养,这个是这一阶段。那么这一阶段呢,完了以后呢,我们就开始在量子信息的,开始在国内国外已经产生了影响。对我们实验室呢,从那以后,从01年开始,我就已经脱贫了,就是年年都有钱,年年,一年比一年多,到现在大概每年3千万以上都能拿到,今年在申请一亿五千万的项目。那么这个经费都没有问题了,所以呢,有了经费你怎么做,这是很重要,是不是啊,不能光拿国家经费不做事,所以要布局,布局我的实验,布置我的队伍,所以布置我要做什么方向。第一个量子密码,第二个是量子纠缠,第三个量子计算机的核心器件量子芯片,一个一个布置,每一个都需要很多很多经费,每一个都需要,都需要很多人才,所以要很多人才,又要经费。比如说量子芯片,我们明年呢,就开始要搞量子芯片。

    但是我们拿的钱不够,不够,国内也不可能再去,后来我就向学校借了八百万。我向他借钱,他对还我不错,还能借给你,他相信你将来能还给我,所以这一点比较好,我就向学校借了八百万。买什么呢?买纳米加工器件,纳米加工器件很贵的,上亿都做不起来,我拿了八百万买所有的器材买成套是不可能的,恰好金融危机来了,国外好多单位就把他的仪器用的半新不旧的就扔出去,不要了,然后我们就捡便宜,买二手货,居然靠八百万把那个实验的加工平台给做成了,然后我就做成了以后,我就可以做我的深层加工,加工完了测量,测量不行就扔掉重新来,这个是我一个平台非常重要的,加快我的科研进展,特别那个探测芯片系统新的问题,谁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我就试,不断地试。以前呢,是靠芯片拿到国外去加工,现在我要靠自己加工来做实验,然后就明令开始做那个实验。做到2010年,机会来了,科技部那年钱很多,财政部到了年底钱用不完,然后就经政委给你一笔钱,科技部给你一笔钱,你在年底用完。科技部拿了这笔钱以后呢,他说我不能做重复的,我要在以前这个基层上做个新的花样,创新,所以在原来基础上做,原来都是三千万一个项目,我现在做那个动辄上亿的项目,可以给你五倍的钱,你只要给合适的,然后我就可以支持。这就是在A类项目,以前说是B类,现在A类项目有一亿多的钱,然后他们看上我了,看了好几个处长就看到了,说如果有这笔钱你想做什么,问我我说我想做量子芯片,我说这太重要了,这是量子计算机的核心,他们就同意了,就拍板,几个处长再加上手续科再加上我五六个人当时就说并下来,因为他要急着把钱处理,要不到年底你完不成任务,那么这个项目也符合他的要求,然后说可以,你赶快回去写一份报告拿过来看,最后再组织一个非常庞大,档次非常高的专家组来审查这个项目,档次高到什么地步呢,校长还不知道是哪个项目,当评委才知道,我们科大有这么个项目,他才知道,就没告诉他,我怕别人捣乱把我们捣没了,我就不敢告诉他,我也是吃过这种亏的,我的题目刚出来人家就把它抢走了,我这人又没有权又没有势的,所以三下两下他们就抢走了,这次我学聪明了,我没拿到交易权我不告诉你,任何人,包括我们科院所,我都不告诉他,那他们不知道,等到关键最后一次答卷了他再抢才知道,你拿到这个钱,他在装,他也知道,要不是校长不知道下面做这个他多难堪啊,他知道就算了,而且做一个平线的钱多少,一点三个亿,那是技术研究最大项目,我们拿到了,五年以前拿到了,哪怕这时候我们这个量子芯片跟国际上差很多,国际上已经做了好多年了,他们已经做了两个了我们一个也没做出来,然后五年以后,我们两个做成了,我们做了三个,四个我们都做出来了,已经超过他们了。所以我们就有把握,再往下再拿钱,一点五个亿,上次给我一点三个亿,这回我做的更好了,一点五个亿,现在正在申请一点五个亿的这个钱。就是要继续把这个做。做着做到什么地步呢,做到把量子芯片做出来了,把量子计算机做出来了。这量子计算机一旦做出来,那全世界整个科技技术会大大的翻一番。为什么呢?现在的计算机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有个摩尔定理说,摩尔定理到极限了,它不能按这种模式再快下来了,再快快不下来了。量子计算机可以快下来,因为这量子变形处理的能力,它可以快。所以理论上算,量子计算机在做出来,它处理数据的能力,和电子计算机相比,就相当于量子计算机的处理能力和算盘处理能力相比一样,就这么快。

    电子计算机已经了不起了,你的手机功能越来越强大,计算机越来越小,但功能越来越大,如果一个比如小石块一样大的量子计算机出来,那世界将要翻一翻,整个世界的文明将要到一个新的阶段,,这就是为什么各个国家都在争,看谁能先把量子计算机做出来,而量子计算机最重要的核心就是芯片,到今天都做不出来,所以大家都有机会抢,就是这个意思。好消息是这件事情国家马上在十三五阶段启动重大专项,重大专项就是几百亿,上百亿的支持,这个是第一个启动的项目,所以这个领域我们要发展,这个就是从开始到布局,所以我们现在整个是在布局,然后呢,话又说回来,如果你要把一件事情做大,包括你们将来要搞科研,搞农业,各种各样的科研,如果你想搞科研,你可以单干,一个人去做,如果你想做大,单干是不行的,你靠一个人去做,要有团队,所以从我实验室建成以后,5年,10年的,我是作为团队的建设,这个团队非常重要,我们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在国际上有影响的群体,我强调团队,团队有两点,第一个我要建基地,建实验条件,所以这几年我拿到的钱就建了好多好多仪器设备,已经有一亿多,这仪器都是世界一流的,国外的科学家到那儿一看,都很吃惊,你们中国有这么好的仪器。我们的实验技术也提高了非常高,高到什么地步,高到国际上很牛的搞理论的,他们那位的理论发表根本不可能有人在实验上做出来,而我们好几个实验都把它做出来了,做出来告诉他,他说不相信,说我相信我这个理论绝对没有人有这种实验条件能做出来,我做出来了。所以这个不断地发表这种高水平文章以后,国外这些搞理论的人相信我们,所以现在不是我们到国外去搞合作,而是国外那些好多理论团每个人到我们这来合作。那么,他们不断的到这来,一星期讨论一个方案,我们就做,做完我们发表以后他们再回来,再搞第二个方案然后又来做,我们已经有好多团队,他们不断到我们实验室来,就是利用我们现在的实验条件,这个基地建设已经到达可以做任何国际上好的理论工作,我们都没问题,这就是我们现在讲的,这是一个团队的一个挑战基地实验条件。第二个人才最关键,这个人才呢,是决定你这个实验室有没有能力冲到世界高峰的一个最重要条件,你没有人,你仪器再好,他实验做不出来,等于白搭,仪器有钱就能买,人可不是,人要培养。而我们实验室主要靠自己培养人才,我们也引进人才。现在各个学校都会引进很多人才,我们科大引进人才也很多,我们蒋校长在科大他知道,引进人才就要代价,比如我看这个人很牛,然后我要引进他,我要答应他现在引进的人才,当初的钱学森郭永怀这些人思想境界不一样,那些人是放弃国外的一流条件,无条件的为中国的复兴回来的,他一心就在做服务工作,现在的人才太叼,他们回来都要讲条件,你给我什么条件,条件好我就到你这儿,条件不好,那个更好我就到那里去,就是这样的。那么学校校长有权的这些领导,他们引进人才就跟他谈条件,给你多少钱来,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引进了好多好多的人才。我无权无势,我也拿不到多少钱,我要一个人,他说要一百万给他,我没有一百万给他,那学校领导也不会支持我说我给你一百万把这个人引进,所以我的人才是靠自己培养的。我培养了十几年,终于把人才培养出来,我这个实验室有五个知青,这相当多,都是自己培养为主的,这培养要花很多,从博士从博士后一直培养到知青,一直让他们成长这是很不容易,所以我们叫普遍的摇篮,就是靠我们自己这种力量培养把他们培养出来.

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和国外的那些科学家进行PK了,甚至不比他们差。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可以说我的人才培养算是建成了。我现在的实验室有一个亿的仪器,有三十多个年轻人,每年有一百五十多个博士生、研究生,十几个博士后,有一个大团队在攻关量子信息的很多领域,这就是我们现在的成果。

1984年到现在,经过了15年的冷板凳,到2001年开始翻身,然后开始研究。现在我们在国际上已经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了。举个例子,我讲几个我们的已达到的成果。量子密码是我们在国内第一个在光纤中做成的。现在做到什么地步呢?在100公里的范围内,我们可以做解决实际应用的保密通信,用经典量子做量子保密通信。现在报上宣传的量子通信实际上是不对的,应该叫做量子保密通信。因为是用于保密的,这个名词非常重要的,这个在100公里范围内都可以使用的。量子芯片我大概已经做到与国际甚至比国际最好的还要好。另外,我们现在在做一个量子u盘,如果量子U盘做成了,就相当于现在的U盘。我把信息储存在U盘里,带着U盘到处走,这样量子保密通信就更方便了。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做,但是我们在做。

另外,我们在基础研究上也做了非常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工作。举个例子,什么例子呢?我们知道量子力学为什么奇怪,奇怪到大家不可理解。因为我们学习过经典文理。一个物质要么是波,磁波、声波,这些用波动方程;要么是粒子,用牛顿方程。这两个是水火不相容的,一个规矩的在整个空间里的,一个只存在于空间的一点,这是我们所知道的。但是量子的粒子不一样。微观的粒子既存在波动性,同时又有粒子性。所以你可以实验证明一个电子,一个光子,一个粒子等有波动的粒子都可以,同时大家又不理解。100多年的量子力学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有一个人叫博尔,博尔是量子力学的创始人。他是博尔哈根学派的。他说:“我知道了,我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我们在观察微观粒子时,不可能同时测量粒子的波动性和粒子性,你要么看着波,要么看着粒子。他们不会同时出现,不会担心他们的矛盾。”这就是博尔的解释。所有的教科书都是这么说的,把这个叫复古原理。所以100多年没有人去怀疑。而我们是世界上第一个同时看到波动线和粒子线,公面文章发表在字刊上。这个事件国外就进行了评论了,把这个巧端的波位复古原理。像这样基础的研究影响非常大,像这样的类型的工作,我们做了很多。这就是我们的现在已经达到的境界。

从原来的一穷二白,到现在在国际上有一定地位的大团队,这就是我们走的路。这也是第一次我作为少数派量子力学,当时在国内没人支持,现在量子力学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大的队伍,没有一个学校不开设量子力学,没有人不说量子力学不重要,大多数学生都学量子力学,所以说量子力学从少数派已经长大了。第二次少数派就是量子信息,我做的时候,别人说这是伪科学,但是现在国家已经列入重大研究计划,国际上都很牛,这个也起来了。

    这是年轻人去干的,我做第三次少数派。我做什么呢,我做量力界的第二次革命。我在做这个基本问题,做这一节。什么叫量子力学第二次革命呢,量子界是非常成功的,就是人类到现在最成功的理论。你看原子弹、激光、氢弹,都是半成品。手机,这全是量子力学给我们的成果,包括量子讯息。但是这样那些为什么那么奇怪,为什么会有纠缠,纠缠幽灵,等等等等,这些到底怎么来的,没人搞清楚,一百多年都没搞清楚。那么,这是第一次革命,人家搞不清楚,所以后来就不搞了。说我们第一次得出这样的一些,我就问量力学能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去做,我不要问他为什么,为什么,没人说的清楚,连爱什么都说不清楚,何况我们呢。所以,我不要问他为什么,他能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一定对。这是第一百年,就这么做。现在第二百年呢,量子界的第二百年呢,已经至除了做什么以外,还要问为什么。我们现在到了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这有好多问题,基本问题可以做的。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那么这一百年以前,我们中国人很落后,对量力学几乎没有奉献。但是因为我们当时还在清朝水深火热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能力。二百年了,到了新的世纪,我们已经发展到这么高水平。我们中国人完全有能力在第二百年内的这些研究当中问量子力学为什么是这样的,这些基本问题上,做出我们中国人的贡献。这就是我现在领导一个小的团队在做这件事。为了使国内人更多关注我们去年搞得一个量力学二次革命的第一次论坛,把国内最最有兴趣的人士,少数人拉在一块,大家来议论,到底量子力学二次革命要搞什么,我们从哪里入手呢。哎,我们就来做,我们也开始做实验,这实验也有一些初步的成果,可以拿去发表。但力这个问题的解证,还有相当长的时间。这就是我现在愿意做第三次少数派,我现在这还不是物理界的主流,但是过了十几二十年以后,它会慢慢成为物理界的主流。然后我们如何能够再多给我十年工作的时间,我将会在第三个少数派啊变成多数派这个过程里,做出成绩。这个大概就是我走这条路的情况,所以我看时间到没到,差不多,啊,好。然后,下面我再接受你们提的问题,再借题发挥,按你们需要的来回答问题。

那在这里非常感谢郭老师的精彩讲座,谢谢。

我刚看到同学们听的非常认真,然后我们郭老师也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一个人,非常有意思。

那接下来就是互动环节,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提问名额有限,请同学们抓紧时间。如果有问题的同学请举手。

学生:郭老师您好,我是我们学校人文学院的一名应用心理学的学生。那我今天大概有两个问题要问您。第一个就是,您刚才一直在讲关于理论和理论应用的关系,我想请问您怎么看。第二个就是您作为一个科班出身的科学家,就是正常一个读书读出来的,您是怎样看待民间科学家的这个问题。

郭老师:好的,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理论和实验的关系。嗯,我们开始做理论,那这当然是我对理论有兴趣,也应该从理论入手。那么理论搞清楚了,你做实验才牛逼。你要做什么,而不仅仅是做完一个实验,做完实验以后,你要搞这个实验后面的物理背景什么。如果,没有深厚的物理功底,你就不知道你看到的什么,你看到的物理这种,所以,理论跟实验要紧密结合。有的人专门纯粹做理论,也可以,比如他搞这个方程的方程运算;有的人专门做实验,也可以,但实际上把两者最好结合。所以,我的实验室,按课题组、小团队。那么小团队里有人做理论;有人做实验,那么他们两个结合起来,他们就可以做的非常快。然后,对于我们来说,我当时为什么是量子密码,开始我是有兴趣来搞量子信息和量子光学,但一旦我发现这个工作对国家、对实际的提高、对国防阵地有用,我就会全力以赴,集中精力,来做这个事,那它最后能够为国家产生作用、贡献。这是我们在整体安排上的一个打算。所以,我们实验室里有人做实验,也有人做理论,这两个不可缺,这是一个。第二个,民间的科学家,我也见到很多,那大概也有其中的、也很少的能做的有点用处,但多数人,我认为他们有时候会基础的问题并没有了解的非常的深刻。他们自己的认为重大发现,其他的重大发现里面有很多基础问题的漏斗他根本没看出来,所以,很多是大块是假。多数人恐怕都有问题,就是他们自己做的一些成果,他自己认为是成果,但在行家看来,是你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它的背景,然后你就这么做,所以比较浪费,就是这个问题。那也不排除,有个别人他能做对。

    主持人:这边男生一直在举手是吧,劳烦下工作人员。好的,辛苦了。

    男生:你好,郭院士。我是15法学徐靖国,乔布斯他说过的一句话人应该站在人文学科与科学的交叉点,那么我们大学生如何才能站在人文学科与科学的交叉点进行创新?谢谢!

    郭院士:我还没太听懂你的话,你语速放慢一点,我没太听清楚你说的话

    男生:我们大学生如何才能站在人文学科与科学的交叉点进行创新?

    主持人:这个同学大概是说我们大学生站在人文学科对吧

    男生:与科学的交叉点

    主持人:与科学的交叉点进行创新

    郭院士:嗯,这也是个很好的问题,就是说科学家都是书呆子什么人文的什么素质都没有是不应该的,其实人文对科学研究是很有用处的,我只讲我自己,我现在喜欢看什么书呢?我喜欢看《道德经》。奇怪吧,这是人文的对吧。为什么呢?因为老子的《道德经》它其实是个哲学的书,不是算卦的,这个《易经》也不是算卦的,它是一种对世界的看法。它里面有很多可以启发你的思维的一种东西,让你往正确方向思维。所以,我没研究清楚,我看了好多遍了,我没看懂,但多少体会一点。我认为老子对社会的理解,对人生的理解,甚至对健康的理解,这都有一套他的科学的东西。所以,在一定意义上,他认为在人之外有一个客观存在的东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你如果符合这个规律,你就成功。你不符合,你就不成功。叫顺天而道,按道走,他把这个规律叫做道,所以老子的《道德经》是“道”是规律,如果你顺着这个道路走,你就成功。逆道而行,你就失败,所以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类似的,我再讲个例子,跟人文的关系,比如说,我很喜欢业余爱好,你们年轻人很多节目,我都看不懂,我也不爱看,但唯独有一个中国好歌曲,这个节目我天天看,每一期我都看,我特别喜欢看什么呢?我特别喜欢看盲选那个阶段,那个阶段有什么好处呢?导师背对学生,我就从声音来判断你的声乐好不好,我要不要选你当我的学生,我不看你的长相。胖的瘦的,美得丑的我都不管,我纯粹从声音。这是很公平的。这跟搞学术一样,你不要看这个出身怎么样,我就看他的学术,道德行为我来选我的学生,这样就很公平,这是一个享受到公平。第二个,我特别喜欢其中的流浪歌手,这个流浪歌手呢他们经历过各种风霜,各种人生的体悟,他们唱出来的歌呢就含有他对这个人生的理解。他唱的味道跟那些学院出来的年轻人唱歌完全不同,你可以体会到他的音乐里面,声音里面有故事,故事当中还有故事,就很沧桑,就我喜欢这种奋斗上来的人。所以有人说,你又不是奋斗上来的流浪科学家,你怎么喜欢流浪歌手呢。大概没有什么相似,但有一种沟通。这种歌手我认为很不容易,但他能够成功,发出更大的能量。像北漂啊那种歌手,很多年以后都走出来了。所以,人文不是科学家不需要的,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你多学点人文对你一定有好处,对搞科学有好处。但你知道你的主流在哪。我不会说,我喜欢歌唱家我就去唱歌,我唱歌五音不全,我也去唱。我喜欢欣赏他,但我不会去唱。不是我学个《道德经》大概是这种意思。我的理解。

    主持人:好的,谢谢院士!

学生:“郭老师您好,我是15环科的安农青年,我觉得啊,能看出来您非常重视教育,也是有非常前沿的科学鉴赏价值,那么您觉得这种敏锐的学术嗅觉与教育有哪些关系?敏锐的学术嗅觉与教育有哪些关系?”郭老师立刻回答道:“有!教育跟学术嗅觉的关系是吧?我认为理论学习要跟实践相结合,我对学生跟研究生说你们要搞科研,就要搞出水平来,要提高一个能力,叫做学术的鉴赏能力,什么叫学术的鉴赏能力呢?就是你看一篇论文,这个论文有没有价值,它的价值在哪里你要能分辨得出来,当然就要看大量的论文,看了半天有的学生看完了以后,就所有的工作好像都做完了,就没有什么可做的了,他还觉得他的工作做得非常的好,然后我就没什么可说。他看不出这个论文后面的问题,所以,搞科研工作的这个鉴赏能力,你能够看出这篇论文的价值在哪里,它没用的在哪里,然后你看后面有没有价值,就像一个画家他能看出这个画他的艺术价值在哪里,而作为外行我们就看不懂,我也看不出来,但他就能,搞修饰的也是别人看不出它的的价值,我先看出来了,我比别人看的更尖更前更深刻,我就能做出更好的工作,所以,学术鉴赏能力是搞科研,那么这个鉴赏能力是怎么来的?跟你的教育当中有关系。所以我让我们师生要培养三个“性”。

第一个,学习上要有悟性,什么叫悟性呢?老师讲什么,你当然要跟着他听,那光听没有用,就是背下来也没用,你要懂得老师交流的知识里面最精华的东西在哪儿,你要把那最精华的东西掌握到,然后有了悟性以后你能举一反三,你不能说老师教一就是一,二就不行了,你要懂得触类旁通,这叫悟性。悟性要慢慢培养,这是一个性。学习要有悟性,然后呢,做工作的时候,要有灵性。灵性就是说,人家一到考场上,你就有一种灵光一闪,马上就想出一个主意来,这种靠灵性,这种灵性你要在学习当中培养。第三个就是生活上要有韧性,就是什么风都吹不垮我,就像柳树一样,怎么弯我都倒不了,虽然能弯,但我折不断。我要有这种韧性,遇到任何困难我都会按着目标走,所以我希望学生在学习当中培养这三性:悟性、灵性和韧性。有了这三性,你的素质就提高了,你做任何事,你搞科研也好,你搞工作也好,你就有一个底气了,应该怎么做你就明白了,这是我认为教育跟科研的一个关系是很紧密的。

    学生:“老师你好,我是经济学专业的学生,今天聆听了您的演说,深受启发。我们知道,在科学研究的过程中,选择一个合适的科研课题是至关重要的。我的问题是:我们怎样做才能选到一个合适的科研课题。”

 

郭院士:“这个问题很好,这很实际。我们搞科研,首先就要选题。然后一个题可能选错了,你做了半天,没用。或者你发表了,人家跟着发表说这没什么价值。所以选题,这个题目有没有价值,就是我刚说的,要有一定的鉴赏能力。跟这个能力有关系,鉴赏能力强的,选的题目就有价值;没有鉴赏能力,把一个不是太重要的看得重要,扒在上面做,辛辛苦苦做出来以后,

却没什么意义,所以你辛辛苦苦却不给你发表,这样是不行的,所以要凭你的判断。那么,鉴赏你研究哪一个呢?除了我刚说的以外,你还要注意你所从事的研究课题的背景,背景是什么,需要了解。为什么选择这个课题,一定是在前沿上大家都在做;或者你选的课题一定是你所从事的领域,大家碰到的一个很关注的问题,这个问题一旦解决了,我这个领域就能往前推的很快,这种题目就很有价值。一旦做出来就很有价值,很有影响力。所以选对有价值的课题去做,这是最重要的。当然,刚开始起步,可能有价值的东西太难,你啃不动,所以你先选一个容易啃得动的、有一点价值,但还不是那么大的,先做着,然后慢慢积累经验。等到能力变强,就去选那种难度更大的,影响也更大的题目去做,也要估计一下自己做出来以后会产生什么影响。如果连这个都没估计就盲目去做,做出来肯定没影响,就等于白做了。就是这个道理

    同学:郭院士您好!您的主题是激扬人生,我想人生最黄金的时段还是在二三十岁,而您二三十岁的时候在经历文革,对吧?

郭光灿:对

同学:那么您在这段时光中有没有经历过一些你认为有意义的,可以对当代大学生有启示的事情?

郭光灿:你们对于文革应该是没有什么印象,是吧!文革的事情的呢!反正也不好多说,还应该跟中央保持一致(底下学生笑)不能胡说八道,对吧?我要讲一个我自己在文革中的例子!文革的时候我刚留校,留校的人呢,就没有辫子让人抓,(留校的人)就是依靠对象吧,那么依靠你干什么?就是搞专案组。老教师的经历比较复杂,所以就认为他们的问题很多。当时在北京,就出现了这么个事:东北的那些教授,就承认他们是国外特务,承认特务之后,他们就供出很多很多的教授都是国外特务,一大串。但这些后来都是假的,但是红卫兵就是要整这些人。但是整他们也不能瞎整,所以要立专案,我们学校也有好多教授有特务嫌疑,每一个人都要成立一个专案小组来调查他有没有问题。我就负责调查一个搞核磁共振的教授,他是从国外回来的,(我们就认为他)有一大堆问题,花了好长时间去调查。当时有两种调查,一是你认为这个人有问题,按这个有问题去调查,还有一种是我调查了之后才决定他有没有问题!我是第二种态度,我这种态度被人家批判了好多次说是右倾,他本身就有问题你为什么还要说在调查他的时候才说他有问题呢!这种思维上的不同,整天在我们专案组里吵得不可开交。但不管怎么样我调查了,最后调查的结果是什么呢?这个教授不仅不是特务,在抗战时期还有爱国主义的表现,而且还参加过共产党,他是共产党人。我把他的介绍人给找来了,那个介绍人虽然也被抓了,但承认他介绍了那个教授进共产党。所以最后的立按是什么?(就是)这个人不但不是特务,而且以前有爱国主义的表现,曾经还做过共产党,他自己都忘了!(下面学生笑)呵呵呵!所以,做人,任何时候都要认真对待另外一个人,不管这个人对你好还是不好,跟你亲或是不亲,都要善对任何人,不要冤枉他们。我们不能要求我们特别有文化,但起码我们不说假话,这就是很好的人!文化革命有很多假的,冤枉别人(的事)在这就不一一细讲,那段历史如何评价,中央已经结议了。所以我们就按照中央的结议去说吧,我就不多评价了,我就讲这一个例子。(下面掌声不断)

学生:郭老师,您好!我是理学院的学生,我之前听过您的讲座,您之前说您在搞这种科研项目的时候,你所需要的资金都来自行政部门审批的,然后遇到了很多麻烦,这让我想到了是我们中国这个学术界,这种行政干预是不是太严重了,我想问在中国的学术界还有没有学术自由?行政化对它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郭光灿教授:这个问题大家很关心,这是一个科技改变的问题,这是我们的科研的管理、科研的经费管理、科研的评估存在很多的问题,总的说,这些问题也都在改进,但是总体来说,浮躁比较多,拉关系的也有,不公平的是也有,但是现在有的地方已经有了较大的变化,比如,基金委的评估项目已经相对公平。偶尔有一两个,第二年进行申诉,是政策的话,也会给他评定,所以现在整个评价标准体系,我认为基金委做的更好,基金委的评估比较客观,对科学家比较负责任,所以基金委评出来的优先,他的水平确实比较高,没有评上的,水平也有很高,但评上的绝对更高,所以说没有评上不是说就一定很低,不是的,就是很高的人对现在国家的科研水平提的很快。前几年,每年都有20%的科研项目的增加,所以在前十年,中国科学界和技术界发展之所以非常快,是因为国家的经济投入,如果没有国家的经济投入,就没有现在的科研条件,那么我们现在已经提高到一个什么程度呢?以前,我们是跟着人家,紧跟人家,人家做什么,我马上做一个差不多的,现在我们已经达到了不止“跟”,而且要超越过去,我要做一些工作,国际上没有人做,你们要跟着我做,现在中国的科技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对我们经济的投入、科研管理水平的提高是有好处的。那么“十三五”就针对我们以前科研管理体系碰到的很多的问题,包括你说的那样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呢,就搞了一个新的改变,以前是我做得很好,我可以到基金委拿钱,我再换一个花样,我可以到科技部拿钱,科技部拿钱的话,还可以到国防科技拿钱,一个项目可以到处伸手拿钱,因为你做得好,人人都想要钱,都想利用你,说做的好我给你拿钱,现在不行了,一个项目只有一条路走,只准一个标准拿钱,不可以到处拿钱。所以国家发现了几个平台,凡是钱要么基金委给,要么科技处给,你选择一个,你在这拿了,你就不能再拿了,这样相对公平。以前就不太公平,有办法的人就到处拿钱,拿重复的钱,一样评,这算是公平吗?

主持人:这个提问是我们今天讲座的最后一个提问,非常荣幸。

同学:郭院士您好,我是14材料学的。您今年就听说IBM在做量子计算机,直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特别动人的发现,离现在的电子计算机还有很大差别,都说未来有多好,到底还有多久能见面?到时候价格又会如何?因为我是学材料的,主要材料又是什么,还是半导体这类的吗?

郭院士:对,好,你的问题已经靠近专业了。量子计算机什么时候出来,这是大家最关心的,对吧?现在,还比较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我们的估计、我们的目标,我跟国家科技部打的申请重大专项报告里的目标是——十五年,搞出量子计算机原型机。什么叫原型机呢?就是这个机器做出来以后,它能够做现在电子计算机做不到的那些工作,我们能证明这个机器的功能远远超过你,那个时候,如果十五年能达到这个水平,那就相当不错。所以,最理想的情况是,你们这一辈子起码到我这个年龄还能用量子计算机,那就很了不起了。不行的话,你们孩子还能用,那就是再晚一点了。所以,量子计算机早晚会出来,哪一天现在说不准。它跟材料很有关系,如果是现在用的半导体材料,但现在的材料都有缺陷。缺陷是什么呢?相关时间不够长,操作不够快,所以现在在寻找新的材料。这是我前天在北京开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半导体所必须研究新的量子材料,这是决定着我们国内是不是能够先搞的很关键的问题,如果有新型的材料出来,我们量子计算机可加快产生。所以,这是个综合工程,不光是技术上的问题,还有材料的问题。材料后来更重要,我是估计到最后我们技术跟国外差不多了,就是输在材料上。美国材料一卡你,那你就死掉了。你根本没有这材料,它研究的好材料它不会给你,所以你必须用自己的材料做才舒畅。那个技术我会摸,你能做到的技术我跟你说明,不会输你太多,你两年拿到了,我三年拿到了,差不多。但材料就比较慢了,所以材料在量子计算机的研制中非常重要。所以,应该说是你们这一代人可能你这门课在这样的计算机上的开发上会起作用,那到应用呢可能再晚一点。

主持人:好的,谢谢,谢谢郭老师,您辛苦了!那刚才呢我们郭老师也是做了一场非常精彩的讲座。其实呢,人生就像一场马拉松,而赛道是崎岖坎坷的。但是无论发生什么都请坚持下去,保持你的好奇心,关注并且认真对待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不偏离实际,把自己的梦想和现实相结合,为了爱你的人而变得更加优秀,为了你爱的人而变得更加坚强。那希望同学们呢以此次讲座为契机,更加注重自身素质的提升,为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拼搏坚持、乘风破浪。最后,让我们再次感谢郭老师给我们带来的精彩讲座!在此祝同学们梦想成真,学业有成,有请同学代表为郭老师送上祝福。那本次的神农大讲堂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有请同学们有序离场,让我们的工作人员呈上神农大讲堂的题词本,有请我们的郭老师为神农大讲堂题词。

 

 

相关附件:
Copyright ? 2013.共青团安徽农业大学委员会 All rights 地址:安徽农业大学勤政楼150室 电话:0551-65781884